《生化危机 4》里的商人才代表着这款游戏的精髓

要买点什么啊,陌生人?

《生化危机 4》中的商人是游戏中最荒谬的内容之一,而这个游戏本来就充满了完全荒谬的过度炫酷的东西 —— 但是他却代表着本作所有的精髓。

他登场时像个破烂的木偶一样突然出现在某个窗口里,然后用 1980 年代反毒品公益广告中毒贩子的所有花言巧语销售技巧引诱里昂在拐角处见他。他一开始显得咄咄逼人,但你很快就会意识到他有多么滑稽——就像《生化危机》系列的很多东西一样:一开始很吓人,而后就会变得荒诞。

 

商人的设计是将《生化危机 4》整体的视觉感受凝聚到了一个人身上:他的衣服、面具和背包几乎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奇幻 RPG 中的人物,但当他打开外套时,很明显他的专业领域是另一种 RPG——这便是整个游戏的美学风格,这种不协调的混搭糅合了村庄和城堡这般老童话故事中的阴森之物,但也有未来主义的炫酷东西,比如科学实验室和带有热成像瞄准镜的冲锋枪。

究竟在哪个宇宙里,有人会用手工镶满宝石的古董高脚杯换取一支自动步枪和一罐消毒剂?当然是在《生化危机》的世界里 —— 并没有什么道理可言,但因为这是一款游戏,所以这个逻辑是可行的!

你将扮演里昂通过最艰苦、最危险的障碍,击退难以想象的恐怖之物,然后转过拐角处,这个傻瓜已经展开了他的小桌子,并挂起了他从万圣节精神商店得到的吓人灯笼,准备从你手上买点死鱼和鸡蛋,然后卖给你装在枪上的激光瞄准器。

他是怎么到那儿的?这不重要,你总是很高兴见到他,他也总是很高兴见到你。

我看过一些理论,也许这个商人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穿着相同的人,说着相同的一句话,但这些理论只会他变得更加荒谬,就像……他是一个只卖枪的购物中心圣诞老人扮演者?

许多游戏都会尽力解释自己的「游戏特性」,为游戏系统尽可能添加背景信息,试图平息玩家在游戏中感到的任何叙事方面的不和谐,这通常出现在游戏中有趣的系统破坏了任何现实感或沉浸感的时候。

《生化危机 4》不仅毫不掩饰它的游戏特性,反而以其为荣,无论你是把一个小老太太摔在地上、从一个基因改造过的怪物尸体上偷走一件古董珠宝、还是重新整理公文包里的所有杂物,好挪出空间来容纳一个发射地雷的十字弓,这些都是游戏荒谬特性的体现。

这个商人购买所有这些昂贵的古董到底是要做什么?谁给他提供枪支?游戏中那么多可怕的敌人,有没有谁试过杀死他,或者他和它们是一伙的?它们也会从他那里买东西吗?最重要的是,如果他的背很疼,为什么不把背包卸下来坐下休息会儿呢?此外,他显然是《生化危机 8 村庄》中的公爵的朋友……他们平时的休闲活动又是啥呢?

就我们在电子游戏中习以为常的荒谬无稽的事物而言,《生化危机 4》中的商人稳坐第一,他会让你在城堡墙上找到整只烤鸡或将火箭发射器塞进你的公文包里——而且说真的,如果没有商人《生化危机 4》就变味了。

本文编译自 IGN US 相关内容,原作者 Max Scoville,翻译 IbaHs,编辑 Kamui Ye,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文章提及
  • 平台/主題 
  • XboxSeries
  • PS5
  • PC
  • PS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