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索尔成了喜剧演员?是这位导演干的

阿斯加德王子变身最终形态。

本文不含《雷神 4:爱与雷霆》剧透,请放心阅读。

《雷神 4:爱与雷霆》中克里斯·海姆斯沃斯第八次以雷神的形象登上大银幕。不过,在此前对这个角色的回顾里,我们发现《雷神 4:爱与雷霆》的雷神已经与 2011 年首次亮相的雷神有着根本上的差异。到底有哪些地方出现了变化?乍一看,这个答案似乎很简单:这一切都是塔导的功劳。作为新西兰仿纪录喜剧恐怖电影《吸血鬼生活》的导演,他只是为《雷神 3:诸神黄昏》的索尔形象添加了更明显的喜剧色彩,而这部电影在好几个方面都颠覆了他原来的状况。

尽管上映日期稍有延迟,但影片还是取得了不错的反响 —— 在漫威演员人气榜中,海姆斯沃斯热度紧跟在小罗伯特·唐尼之后,而且他很可能会打破这个纪录 —— 但这个散发着喜剧色彩的全新索尔能与之前更严肃、更戏剧化的形象相协调吗?

在本篇回顾中,我们会探索自《复仇者联盟 2:奥创纪元》以来的雷神形象,以及这一系列的影片是如何奠定了他的形象基础。

《雷神小队》

肯尼斯·布莱纳导演执导了 2011 年的《雷神》,他曾执导或出演过一些改编自威廉·莎士比亚戏剧的电影。亚伦·泰勒导演执导了 2013 年的《雷神 2:黑暗世界》,还因执导《权力的游戏》获得了多项提名。大家应该也不会陌生乔斯·韦登导演的风格,不过他执导的两部《复仇者联盟》影片将雷神塑造成了一个粗鲁的钢铁直男,与语速飞快且毒舌的钢铁侠形成了鲜明对比。从本质上来看,大家似乎难以想象雷神居然很快就成为了漫威电影宇宙的搞笑担当。不过要是有人打算做出这样的改变,那这个人选就只能落在塔导和他特有的新西兰喜剧风格了(正如我的新西兰朋友 Andrew Todd 所说的那样,塔导的喜剧风格也渗透到了索尔身上。)

 

不过,在拍摄《雷神 3:诸神黄昏》之前,塔导执导了两个视频,后来作为《美国队长 3》和《奇异博士》的花絮短片。从本质上来看,这些视频形式算是短片,但它们更像是《周六夜现场》,打造出让一群「霍比特人」出演喜剧《办公室》的效果。《雷神小队》和《雷神小队 2》有着类似的作用,它们都让漫威的超级英雄过上了凡人的生活。严格来讲,两个短片不算官方设定(短片中的绿巨人在《美国队长 3》期间出现在了地球,但实际上《雷神 3:诸神黄昏》透露他其实被吸入了太空),但作为漫威官方故事的一部分来说,这些短片更加有趣,特别是考虑到它们弥补了早期严肃的雷神形象和 2.0 雷神形象之间的鸿沟。

在第一部《雷神小队》中(命名方式是参考了《美国队长 3》里的「钢铁侠小队」和「美国队长小队」的营销手段),通过这个模仿纪录片的短片日记,我们重新认识了这位在澳大利亚新公寓穿着冲浪短裤的雷神。除此之外,还有说话温吞的凡人室友达里尔(Daley Pearson 饰演)。短片用搞笑的小插曲探讨了达里尔与雷神生活的恼人之处 —— 雷神在地球上的存在一直展现了各种文化冲突 —— 不过《雷神小队》也触及到了这个新雷神的核心。他情不自禁地将自己视为复仇者联盟重要的一员,所以未能参与内战事件深深地伤害到了他的自尊。

 

于是,他用自吹自擂的态度掩盖心中的失败和失落情绪。虽然《雷神小队 2》时长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但它进一步展现了作为雷神舍友会遇到的烦恼。在与达里尔打交道的时候,雷神显得更加自负 —— 而且他还没有自知之明(达里尔后来成为了粉丝的最爱,并推出了个人短片《达里尔小队》)。

不管大家是否把这些短片也算入在内,它们确实为索尔的形象奠定了基础,尽管这个版本的索尔更加愚蠢,好斗,但他并不刻薄,依然还是肯尼斯·布莱纳导演作品中的那个索尔形象(不过是一个更滑稽的版本),因为他全部的互动表现似乎都源于他的虚荣。海姆斯沃斯显然有足够的魅力能让角色达到必要的平衡,塔导的《雷神 3:诸神黄昏》也采用了类似的方式。比如说,当索尔第一次被问到被简(娜塔莉·波特曼饰演)抛弃的事情时,他试着用冷漠的面具来掩饰自己的心碎。他自以为没人能看穿他的把戏,但雷神的自我形象,与他那让人一目了然的面具形象有着极大的脱节,这正是塔导方法成功的地方。

 

索尔以为自己就是「那样的人」:终极的大男子主义者,但他的内心深处受到了伤害 —— 在随后的两部《复仇者联盟》中体现得尤为出色。

悲痛的一面

《雷神 3:诸神黄昏》也许与殖民主义有相似之处,但这部影片的故事的重点「只关乎」索尔,因为他是情节的推动者。他意识到,即便没有雷神之锤,他也可以获得自己的力量,这让他在影片的视听展现上表现出了有趣的一面 —— 观众听到《Immigrant Song》时会很容易联想到到索尔的飞旋雷电招式 —— 但他失去的眼睛和雷神之锤似乎都只是一时的波澜,很快,这些就在《复仇者联盟 3:无限战争》被改写了。

 

不过,《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的开场让海姆斯沃斯扛起了影片最沉重的情感包袱。索尔才和洛基达成和解没多久,灭霸(乔什·布洛林饰演)就登舰杀死数量将近一半的阿斯加德难民,其中不仅包括他的朋友海姆达尔,还有弟弟洛基。即便在索尔最搞笑的时刻,洛基的死也点燃了他心中的火焰。当银河护卫队的火箭浣熊(布莱德利·库珀配音)表示灭霸以前击败过索尔时,他回答道:「那他也不会打败我第二次」,虽然这么说很荒谬,但这纯粹是出于他心中的绝望和否认。在大部分时间里,索尔都在外太空四处奔波,因此,影片并没有将他的自傲与人类世界(或者是《雷神 3:诸神黄昏》中类似地球文明的萨卡星)进行对比,而是迫使他面对失落和愤怒这些人类情感。这部影片既有趣又打动人心,最终,索尔回到地球,拿着神器战斧「风暴斧」,这一幕也成为了漫威影片中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之一 —— 以至于他的出场还搭配了复仇者联盟成员集结的配乐!

在《复仇者联盟 4:终局之战》中,五年前的索尔因悲痛干掉了灭霸,如今,他却跌入了一个满是啤酒、薯片和电子游戏的深渊。半个世界消失了,他认为这是自己的责任。也许这并不是对抑郁症导致体重激增的最好描述 —— 但当他再次出现时,罗素兄弟的摄像头还是更多地指向了他的肥胖装扮,而不是体现他自我厌恶的视角 —— 不过,海姆斯沃斯还是屈服于这种末日后的冷漠。一切都没了,那还操什么心呢?他比以前更漫无目的地四处闲逛,让人们从两个截然不同的视角来观察他的忧郁,就像他回忆与简在一起的时光一样。有时候,他变成了一个悲伤的小丑。在其他人眼里,他就像你身边心碎的朋友,你只想伸出援手去安慰对方。

 

当他回到过去,遇到已故母亲芙瑞嘉(蕾妮·罗素饰演)时 —— 我们发现海姆斯沃斯在自大的男性外表之下隐藏着多变的情绪 —— 漫威作品长期的叙事再次出现了裂缝。她对索尔说了一番话,听上去既孤独又感伤:「每个人在寻找自我的过程中,都会经历失败,索尔。衡量一个人,一个英雄的标准是他们如何最终成就自我。」不过,这最终也只是一场空谈。过了一会儿,她就向索尔告别,说了相反的话:「快去成就你自己吧」,就好像她对自己的建议也感到十分困惑。也许这是闪回场景的作用?但对于索尔「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和他「本身」是什么样的人,系列影片从来就没有建立任何差异(或者说不和谐的地方)。

因此,这两个概念完全可以互相转换。这显然对角色塑造没有什么帮助,而且在漫威英雄主义的宏大设定之下,「索尔到底是谁」这个问题在他的第一部电影中得到了最多的探讨。从那时开始,他就一直是个高尚的守护者,为了善行发挥着自己的力量,即便每部电影都提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困境,比如说在力量之外,让索尔去了解自己到底是谁。在这一切当中,唯一改变的只是他的外形,至于抛开战士身份,「索尔到底是谁」的答案……目前我们还无从知晓。

 

不过,塔导的风趣版索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 不仅是《雷神小队》和《雷神 3:诸神黄昏》,还有《复仇者联盟》里的形象 —— 这个版本的索尔很快就成为了大众认知中索尔的主要形象,因此,塔导延续这个人设算是合情合理。在当前这个时期,如果还让索尔摆出原本严肃的面目,那肯定会特别不讨喜。因此,虽然大家可能会觉得索尔在 2017 年作品中的形象态度转变得有些突兀,但其实这是导演在 2011 年作品人设的基础上,进一步放大了索尔现有的核心元素所打造出来的角色形象。

讽刺的是,他的形象转变也许契合了母亲芙瑞嘉的建议。正是通过转变成终极形态,索尔才终于成就了自我。

本文编译自 IGN US 相关内容,原作者 Siddhant Adlakha,翻译王艺,编辑豚骨拉面,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文章提及

雷神 4:爱与雷霆

开发者: Marvel Studios
发布者: Walt Disney Studios Motion Pictures
发售日期: 2022年7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