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我心目中 Netflix 版《生化危机》剧集「没那味」?

借《生化危机》之名制作的粗糙 B 级片

Capcom 旗下的人气游戏《生化危机》系列迄今为止已经多次被改编成真人影视作品,可以说在游戏领域之外也颇受欢迎。

2022 年 7 月 14 日,由 Netflix 制作推出的真人剧集《生化危机》正式上线。作为一名看完了米拉·乔沃维奇版《生化危机》系列电影和 2022 年 1 月上线的《生化危机:欢迎来到浣熊市》的《生化危机》系列粉丝,老实说我是怀着半分期待和半分不安的心情接触的本作。

在看完第一季漫长的全 8 集内容后,笔者可以断言「这根本不是《生化危机》」。尽管米拉·乔沃维奇版的《生化危机》电影和《生化危机:欢迎来到浣熊市》收获的评价也都不高,但还不至于到让人觉得「这不是《生化危机》」的地步。

徒有其形,难有其神

 
Netflix 版《生化危机》剧集(2022)

Netflix 版《生化危机》是一部在游戏原作世界观设定基础上演绎全新故事的真人剧集,由来自加拿大的电影导演布朗·休斯执导。

本作的主人公是阿尔伯特·威斯克的两个女儿洁德和比莉。剧情穿插讲述了发生在 2022 年的过去以及 2036 年世界即将毁灭的现在这两个时间点的故事。

虽然前文中笔者大胆放话说「这根本不是《生化危机》」,但实际上 Netflix 版《生化危机》里还是加入了不少让人能够联想到原作游戏的要素:

·大量出现被称为「Zero」的丧尸
·登场「舔食者」、「巨型蜘蛛」等玩家非常熟悉的生化兵器
·频繁出现「安布雷拉公司」等原作中的专有名词
·加入解谜要素与贝多芬的名曲《月光》
·打字机的特写镜头
·浣熊市因核爆而消失(游戏 2 代的后续剧情)

上述这些内容或多或少都与游戏原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然而笔者却完全没有从中感受到「《生化危机》味」。那么究竟什么才是「《生化危机》味」呢?这一点必须重新回顾原作游戏的特征才能够进行解答。

 
初代《生化危机》(1996)

初代《生化危机》可以说是对恐怖游戏鼻祖《鬼屋魔影》的一次完美再诠释。固定视角下的「坦克式」操作为玩家带来了从未体验过的恐怖感,同时活用 PlayStation 1 性能打造的 3D 画面在当时也是革命性的创新。

 
《生化危机 4》(2005)

之后推出的《生化危机 4》则是全面革新了第三人称视角射击游戏的设计思路。从繁琐的操作中解放出来,可单纯享受举枪射击乐趣的设计为《生化危机》系列注入了全新的体验,这一高度精炼的系统也对后来诸多海外游戏的设计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生化危机 7》(2017)

到了《生化危机 7》,游戏又变成了第一人称视角,并且出人意料地竟然支持全程 VR 游玩。本作不仅是一款出色的 VR 游戏,也成功实现了「回归恐怖的原点」这一目标。

也就是说,游戏层面上所谓的「《生化危机》味」,指的其实是「和电子游戏这一媒介共同成长的感觉」。想要在影像化时展现出这一点无疑非常困难,因此游戏之外的媒介往往很难营造出真正的「《生化危机》味」。

「角色」是《生化危机》影视作品的核心

 
Netflix 版《生化危机》剧集(2022)

话虽如此,尽管我对米拉·乔沃维奇版《生化危机》电影和《生化危机:欢迎来到浣熊市》也有各自的不满,但都没到「这根本不是《生化危机》」的程度。那么 Netflix 版《生化危机》剧集和前两者相比,又有什么区别呢?

答案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登场角色不同。米拉·乔沃维奇版《生化危机》电影中的许多人物都是基于游戏原作里的角色形象设计而成的,而《生化危机:欢迎来到浣熊市》更是直接登场了原作中的角色(尽管后者对于这些角色的重新演绎引来了许多不满)。

原本《生化危机》系列的极高人气在很大程度上就来自于其中的登场角色,除了克里斯·雷德菲尔德、吉尔·瓦伦丁、里昂·S·肯尼迪等主人公外,阿尔伯特·威斯克等反派角色也极具辨识度。

以《生化危机》系列的衍生 CG 动画电影为例,该系列的一大特色就是直接使用游戏中的登场角色。由于影像化《生化危机》时很难展现出原作作为电子游戏的特征,所以是否登场原作角色就成了有没有「《生化危机》味」的重要参考因素。

 
左为游戏中的阿尔伯特·威斯克,右为 Netflix 剧集版的阿尔伯特·威斯克,唯一的相似之处就是都有 2 个眼睛、1 个鼻子和 1 张嘴

然而 Netflix 版《生化危机》剧集中却完全没有登场原作中的角色。哦不对,阿尔伯特·威斯克确实作为重要人物登场了,但除了名字和背景设定相似以外,这完全就是两个毫不相干的角色。在制作方决定请兰斯·莱迪克来出演威斯克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这个人物和原作中金发白人版的威斯克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了。

作为主人公的威斯克女儿更是彻彻底底的原创角色,和原作没有一丁点的关系。而且原作中威斯克明明是育有一个儿子,因此设定上可以说是完全相反。

综上所述,Netflix 版《生化危机》剧集在我看来陷入了一种「有时想要加入原作相关的要素,有时又彻底无视原作」的尴尬境地(而且很难用平行世界或个人解读来解释)。此前官方曾表示想要在剧集中加入蒂米特雷斯库夫人,现在看来,届时出现一位身材矮小,发型、肤色和服饰都与游戏完全不同的同名角色也不是不可能。

哪怕当作一部原创剧集也问题重重

 
Netflix 版《生化危机》剧集(2022)

考虑到影像化《生化危机》的诸多难处,制作组采取「加入原创要素,让作品本身作为一部剧集更加有趣」的做法笔者个人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这些新加入的原创元素本身也相当无趣,这就让人无法接受了。特别是过去这条时间线上发生的故事,笔者实在是忍不住想要倍速播放或者拖动进度条直接快进。不仅安布雷拉公司的安保措施就像纸糊的一样,家中场景的解谜桥段也幼稚得像是小孩过家家,好不容易出场了一个打斗动作比较专业的角色,结果还很快就领了便当。

明明没有被子弹打中但却成片倒下的丧尸让人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此外两位故事的主人公也令人完全产生不了任何好感。如果非要找一个优点,气氛诡异的新浣熊市和兰斯·莱迪克的演技算是本片为数不多的亮点,另外没有生硬地引入「痒,好吃」的梗也还算值得称赞。

从结果来说,Netflix 版《生化危机》剧集一方面舍弃了「以角色为代表的《生化危机》味」,一方面原创内容又难以令人信服,因此才招致了如此恶评。

不过本作虽然是一部令人兴致缺缺的作品,但却由此让笔者产生了探究影视作品中的「《生化危机》味」究竟是何物的念头,真可以说是一个绝佳的反面教材了。

本文编译自 IGN JP 相关内容,原作者渡边卓也,编译 Bluestoon,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文章提及

生化危机(Netflix 剧集)

发布者: Netflix
发售日期: 2022年7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