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哈宝」:Adobe Flash 停用后,这款 Flash 游戏的未来与挣扎

这款网页游戏的全新搭载平台在各种意义上都会变得更加昂贵

1 月 16日,话题「# 这不是我的哈宝(#NOTMYHABBO)」登上了推特的全球趋势榜。大量《哈宝(Habbo)》玩家在 Twitch 主播 Quackity 的带领下涌入游戏大厅,在这场酝酿了好几周的抗议活动中,这批人可谓是保卫《哈宝》的先锋之师。他们聚在一起,向《哈宝》的芬兰开发商 Sulake 抗议,希望他们能取消近期做出的一些变动,否则整个玩家群体都将变得分崩离析。

本文编译自 IGN US 相关内容,原作者 Luke Winkie。

「# 这不是我的哈宝(#NOTMYHABBO)」、「# 拯救哈宝(#SAVEHABBO)」、「# 我们与哈宝同在(#WEARETHEGAME)」,这一个个话题里满是《哈宝》粉丝们的哭诉。《哈宝》发布至今已过了将近二十年,成为全球青少年打发午后闲暇时光的标杆之作,但如今仅剩的一些玩家却面临着极大的困境,他们不得不为了守卫童年宝物而战。

可能有些人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和大部分网页游戏一样,《哈宝》也诞生于本世纪初,是基于 Adobe Falsh 平台建立起来的。但这个平台近年来变得越发不可靠(也因各种安全漏洞而声名狼藉),因此很多游戏公司也逐渐淘汰 Adobe Flash平台。

2017 年,Adobe 公司宣布 Flash 将于 2020 年底正式停止服务,这也迫使一大批依然在使用这个远古动画框架的网络机构不得不寻求转变的机会,不然就只能同样被淘汰。《哈宝》也面临着这个问题,开发商 Sulake 宣称将开发全新版本的哈宝游戏《哈宝 2020》,这款新游戏基于 Unity 框架重制开发了全新的客户端,目前正在公测中。

但倒也算不上玩家们最大的痛点,《哈宝》玩家只是单纯地想继续玩新一代游戏,即使 Saluke 的这个操作让玩家们不得不用一个全新的客户端也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大量远古动画作品都有过相同的经历,《家之星跑》同样也抛弃了 Flash 平台,迅速投入了 YouTube 的怀抱创建了频道。但《哈宝》与它不同,Sulake 公司的一系列操作惹怒了所有玩家,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哈宝》经典的玩家之间的道具交易机制也被抛弃了。

这么多年来,《哈宝》的忠实玩家们已经习惯了点开游戏好友的对话框然后交换家具,这个过程中不存在中间商。该机制与大部分 MMO 游戏里玩家私底下的以物换物经济如出一辙。但现在,道具交易只能在游戏内市场进行。这个市场就是典型的拍卖行,玩家可以公开摆出自己愿意出售的道具,想购买的人则要花费自己辛苦赚来的点数进行叫价,最终拍下心仪的道具。而且 Sulake 在新版游戏中打算增加一个新机制,玩家依然可以直接与游戏好友进行交易,但需要在市场里发布一个「私人」拍卖列表才能进行,这在原本十分便利的交易机制上平添了烦人的手续和负担。

一名 26 岁游戏名叫 Pulx 的《哈宝》玩家指出:「交易的本意就是给出奖赏,或者给别人道具帮助他们。但是在新游戏里,玩家之间却不再可以这样操作,因为在市场里购买物品时需要用到点数,以物换物的交易模式成为过去。」Pulx 是「# 拯救哈宝」这个话题的主要倡导人之一。

除了增添烦琐的交易机制外,Sulake 还对市场里的交易税进行了调整,这也让道具价格变得比之前贵得多。《哈宝》里的货币不能用现实中的货币购买到,也无法通过游戏里的成就获取,官网上发布的一次第三方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货币是这个游戏里最有价值的物品之一。

Pulx 也提到,在原本的 Flash 版游戏里,玩家在市场卖出道具之后只需要缴纳道具价格大约百分之一的税款。而在 Unity 版客户端里,交易税以指数级别增长。10 月份时,Sulake 再次补充说明,对于成交价为 60000 点数的交易,需要付出 23400 点数的税款,这也让习惯了《哈宝》原游戏氛围的老玩家们倍感陌生。当然,Sulake 做出的这些变动也都是有理有据的。根据游戏官网上发布的各种信息来看,Saluke 认为和所有 MMO 类型游戏一样,将游戏里的交易限制在市场进行,可以有效控制原本蔓延的诈骗行为。在 2020 年 12 月的玩家答疑中,游戏发言人就提到过这样可以制止账号之间无限制地转移家具,同时让不法玩家更难从盗取来的账号上转移家具给自己。此外,面对面交易和家具交换也导致有些珍贵物品会被拿到黑市上以真实货币进行买卖。

对于交易税的大幅上涨,Sulake 则声称这个设定其实是为了玩家的利益着想,而且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打击市场里乱叫价的现象。答疑中还提到,卖出的物品价格越低,需要缴纳的税款也就越低,因此这个机制的本意也是让游戏里的物价能够逐渐下降。

但这些解释依然无法让最激进的那部分玩家满意,他们的抗议活动仍在继续。Quackity 宣称这次在游戏大厅的示威还只是冰山一角,在 1 月 16 号活动过程中,他发布了一段自己的直播视频片段,简洁又清晰地表达了玩家们的关心点。他表示:「《哈宝》就是我童年的一部分。眼睁睁看着原来的交易机制被破坏实在太让人伤心了。它是这个游戏的核心,我们可以获得奖励、买到想要的道具。我能够理解 Sulake 采取这些措施的用意,但事实上,这些机制的变动牵一发而动全身。」

目前玩家们制作出了「# 拯救哈宝」话题的说唱主题曲,发展出了「# 拯救哈宝」话题的追悼活动,大家都静静地站在一片墓地里来表达示威的意愿。虽然有些人可能会觉得《哈宝》这类远古 Flash 游戏很傻,但 Sulake 做出的这些变动确实伤害到了很多人心灵的家园。
Kriegberg 是「# 拯救哈宝」话题的另一位主要倡导人,我询问他为何这么久以来一直执着于守护《哈宝》的初心,他这么回答我:「《哈宝》已经有 20 多年的历史了,我可以在这个游戏里和朋友一起回忆过去的美好,还可以穿越回尘封了近二十年的房间,这就是这款游戏最大的魅力」。
Pulx 在这方面的情绪还更进一步。在他玩《哈宝》的这么多年里,他已经见过游戏里无数的房间和设施,甚至还有像麦当劳那样运营得不错的餐厅,因此他也得出了一个结论:对于他自己而言,《哈宝》之所以如此重要,就是因为这么多玩家共同建立起了游戏内的一切。

Pulx 还提到,有许多硬核玩家甚至能把自己的房间打造得和霍格沃茨或瑞文戴尔一模一样,有些玩家则选择成为商人,日复一日地努力收集各种家具,讨价还价进行交易,然后再清仓大甩卖,还密切关注着家具市场瞬息万变的供求关系,简直和专业交易人操控 GME 股票一样。

他补充道:「这款游戏里有着形形色色的玩家和活动,每位玩家都在发挥着自己的创造力,在游戏里尽情探险,而《哈宝》也为大家提供了必需的机制和系统,让人们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共同编织游戏内的每时每刻。」

他认为,如今前路不明的《哈宝》让他感到最悲伤的,莫过于《哈宝》已经和他这种千禧一代密不可分了,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一刀切地去改变这个游戏,所有玩家都会觉得这游戏内的一切与自己息息相关。「Sulake 破坏了这个游戏原有的生态系统,大部分人都没办法再像以前一样继续享受这款游戏。我们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限制,之前赖以谋生的独特机制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被消除得一干二净了。因此我们目前正处于这个游戏存亡的十字路口,不得不做出抉择。」

事实也是如此简单,《哈宝》作为数字文化的产物,坚持了这么多年,对众多玩家来说,失去这款游戏的核心和灵魂,无异于失去整个互联网的回忆。Sulake 还会做出更多变动吗?玩家们最终会选择顺从官方的决策吗?这款影响力巨大的游戏将迎来终结吗?没人知道确切答案。

文章提及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