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 2077》中「超梦」设定的诞生始末

超越 VR 理念的未来科技

在《赛博朋克 2077》(下文简称为《2077》)官方放出的宣传视频《火线夜之城 第一期》中,曾提到过「超梦」将在游戏的情报收集过程里扮演重要的角色。而在实际游玩本作的过程中,「超梦」也确实占据着不小的戏份。

本文编译自 IGN JP 相关内容,原作者楯野恒雪。

那么这个听起来有些陌生的,名为「超梦」的近未来科技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虽然《2077》的原作 TRPG《赛博朋克 2020》(下文简称为《2020》)曾在 1990 年代推出过日文的翻译版本,但与超梦相关的补充解释说明实际上并没有得到翻译,因此哪怕是手中持有日文版规则书的人,多半也都不怎么了解详细的设定。本文就将结合日文版《2020》中未翻译的补充设定集《Rockerboy》、《Protect&Serve》、《Live&Direct》,以及 11 月 14 日发售的英文版《赛博朋克 红》(TRPG)的相关设定,为大家详细讲解超梦的设定和由来。

 

关于 VR 的温故知新

近年来,虚拟现实(下文简称为 VR)成为了众多电影、小说以及漫画中常见的人气题材。而现在人们印象中的 VR,大多都是像《黑客帝国》、《头号玩家》、《刀剑神域》等作品中描绘的「用由电脑生成的人工感官信息来覆盖人类的五感,以此模拟在虚拟世界中行动的体验」这种类型。

然而这种 VR 形式其实是在相对靠后的时间点才逐渐出现的。在早期的赛博朋克小说中,当时的科幻作家们曾想出过五花八门的 VR 形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戴着护目镜和手套(或者穿着能包裹住全身的潜水服一般的服装),在由线框图构成的网络世界中遨游」的场景。除此之外,进入像成为了电影主人公一般的梦中、在真实的立体影像里进行运动或战斗、给机器人或仿生人贴上 CG 材质,使其变得更加逼真的尝试,以及在当下已经被归类进增强现实(AR)里的一些应用也都曾被作为 VR 的一种形式进行过描绘。

在这些较为早期的 VR 设想中,就包括了「记录他人的感官信息,然后进行体验」的猜想。TRPG《赛博朋克》系列在引入了该设想后,为了与其他形式的 VR 进行区别,便将其命名为了「超梦(Braindance)」。而《2077》则着重聚焦于超梦所具有的「完全记录特定人物所体验到的内容」这一特性,将这个 1980 年代人们梦想中的复古 VR 畅想重新塑造成了一个用来展现崭新近未来悬疑故事的重要道具。

关于超梦的参考资料

类似超梦这种设定的 VR 形式,其实在各种各样的作品中都有过登场。

比如在士郎正宗所创作的漫画《攻壳机动队》中登场的「Endorno(エンドルノ,一种电子脑专用的疑似体感设备)」就是一个颇具代表性的例子。其中主人公草薙素子曾利用她的高性能义体记录电脑性爱体验,制作能让多人同时共享同性之间性快感的违法色情影像,以此作为自己的副业。

而《2020》的出版社 en:R. Talsorian Games 则非常推崇 1995 年上映的电影《末世纪暴潮》。在影片中登场的「Squid」不仅和超梦的概念非常相似,就连使用这项技术来还原犯罪或事件现场的设定都极为贴合。

 

超梦的诞生史

接下来,我将为大家详细介绍超梦在「赛博朋克」世界(这里指 TRPG《赛博朋克 2020》的世界观)中的诞生始末。

注:以下内容均为《赛博朋克 2020》世界观中的设定,请勿当真。

超梦,正式名称为「Alternative Reality Process(替代现实处理装置)」,商用名被定为「超梦」,最早由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的研究生筋本百合子(スジモト・ユリコ)于 2007 年发明。筋本利用神经处理器(Neural Processor,一种与中枢神经系统相连,用来控制体内其他赛博设备的植入装置)和用来改造商用赛博调制解调器的廉价器材,成功设计出了能够以电子数据的方式记录自己的思考、感情、身体感觉等一切信息,并(利用外部手段)再度复现该体验的系统。

在筋本取得博士学位之后,她开始在心理学家 Norman Reshma 的帮助,以及加利福尼亚自由州政府的支持下继续进行研究。后来察觉到能将该技术用作训练用模拟设备这一可能性的军事企业军用科技公司为该项目的研究提供了大量资金和「被实验者」,使得这一技术迅速得以投入实用。自此,这种一开始只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在短时间内再度感受过去体验的系统,正式成为了一种能够自由编辑记录的体验内容,并可以让任何人都轻松进行体验的新兴媒体形式。

随着筋本和 Reshma 在 2009 年正式成立超梦公司(Braindance Inc.),这种系统开始作为一种民用娱乐设备在市面上进行流通。到了 2020 年,由于超梦的爆炸性火热,这种设备的普及率基本已经达到了「一家一台」的程度。一台崭新超梦播放设备的价格约在 500~1000 「欧元」之间(这里的欧元是赛博朋克世界观中的基础流通货币,1 欧元约等于现实世界的 200 日元,也就是说一台超梦播放设备的价格,大约是 10 万~20 万日元,人民币 6300~12600 元)。一般市面上贩卖的,储存在大拇指指甲盖大小的数据芯片上的超梦内容,售价为 50~75 欧元(约 1 万~1 万 5000 日元),而数字下载版则约为 35~60 欧元(约 7000~1 万 2000 日元)。在这个世界中,类似录像带、DVD 出租店这样的店铺,订阅制的在线网络播放服务,以及流通二手芯片的市场也全都存在,因此将其简单理解成现实世界中的录像带或 DVD 也没有问题。

 

超梦的魅力所在

超梦之所以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爆炸式的普及,其最大的魅力就是压倒性的真实感和临场感。在一般的「幻想世界」类 VR 中,其实已经有了许多制作十分精巧,让人难以区分现实和虚拟的作品。但无论你做得有多真,也是有极限的,况且制作得越逼真,其需要花费的预算就会成正比地提升。更进一步地说,哪怕是再好玩的 VR 游戏,在反复游玩之后都会带来重复感,能收获的感动将逐渐下降。

而在超梦中,你虽然无法像 VR 游戏那样自由地行动,体验到的也只是经过编辑,剪辑掉了无用场景、减轻了痛苦等不快感之后的内容,充其量不过就是又体验了一遍别人做过的事而已。但这种实际体验的临场感,纯人工打造的 VR 却是完全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在进行超梦体验时,系统不单单会再现超梦记录的感官信息,就连体验记录者的感情也会一并包含在其中。无论是命悬一线,绝处逢生时的成就感、胸中奔腾不息的爱意、在最高档的餐厅用餐时体会到的感动,还是在特等席观赏摇滚明星现场表演的兴奋、与绝世帅哥或美女滚床单的快乐……你全都可以凭借自己的喜好,无数次地感受这种永不褪色的新鲜体验。

超梦的拍摄方法

超梦是一种「再度体验他人所体验过的经历」的媒体形式。也就是说,为了制作能够大卖的超梦作品,就必须得实际找人先体验一遍其他人就算花钱也想要感受的经历。出于这种需要,赛博朋克世界中诞生了专门以记录超梦体验为生的职业 —— 「超梦演员(Braindancer)」。

超梦演员们会在体内植入一种名为「超梦录制设备」的赛博装置,用来记录包括感情、表层思考在内的一系列感官信息。身为一名专业的人气超梦演员,你要么能够完成包括战斗在内一系列危险动作,要么能精确控制自己的精神状态,让自身的兴奋、感动、爱意、战栗、愤怒、悲伤、成就感、幸福感等感情得到最大限度地展现(甚至还存在着一种名为「反馈器」的非法赛博设备,能通过外部操作来控制超梦演员的感情。)。在这些掌握着特殊演出技巧的超梦演员中,也不乏像现实世界中的电影明星那样受到全世界民众追捧,片酬极高的明星演员。

大部分正常的超梦作品,都和电影一样,是在工作室中进行「拍摄」和编辑后诞生的产物。然而想要像电影一样完整进行布景拍摄,势必得花费高额的预算。因此小型媒体公司和独立制作人们为了让超梦演员能在低预算的前提下录制到刺激的体验内容,常常会选择在取景时涉险进入各种危险场所。而在这种场景中实际录制出来的超梦内容,在市场上也有着相当大的需求,一旦走红便可带来难以估计的巨大收益。在这种情况下,相信大家也不难想到,色情超梦作品因为其拍摄简单、预算要求极低,且有着无比庞大的市场需求,开始源源不断地被制作出来。在《2077》中登场的朱迪·阿尔瓦雷兹便是一位来自于由性工作者们组成的帮派「莫克斯帮」的角色,因此会制作超梦也就不足为奇了。

 

娱乐之外的用途

除了娱乐消遣之外,超梦还有着各种各样其他的用途。说到底,超梦原本其实就不是作为娱乐产品而被研究出来的产物。虽然关于这种转变发生的详细过程,《2020》中并没有谈及,但可以明确的是,筋本和 Reshma 最初是将其作为能够抑制犯罪者增长的一种机器来进行研究的。

在 21 世纪初期,美国联邦政府在种种事件的影响下土崩化解,美国四分之一的国民都沦为了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整个国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不仅监狱里涌入了越来越多的罪犯,犯人的再度犯罪率也相当之高。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州政府希望找到一种效果更强的刑罚手段,来更有效率地完成对犯罪者的「收容」。此时出现的,便是在州政府的支持下,由筋本一行发明的「超梦刑」。

受刑囚犯将被关入一个名为「Cryotank」的低温冷冻胶囊仓中,在半醒的状态下花费 2 年~ 3 年半的时间强制接受人格矫正程序的改造(这种刑罚也被称作「Shut Down」,夜之城的所有罪犯都对其非常恐惧)。如果受刑的犯人被认定为还有改过自新的余地,则将通过感受被害人的体验来形成对于犯罪行为的排斥感,然后被反复洗脑至能够接受再教育程序的改造为止。而对重大犯人行刑时,往往会将其体感时间调至 5 倍以上,让其在完全黑暗且寂静的状态中持续数年,循环不断地进行超梦体验。

除此之外,超梦也常常被用于医学领域。能够覆盖一切感官情报的超梦可以使患者在不用药的情况下获得同等的麻醉效果。而记录了自身肉体信息的感官情报,同样也可以被用在对于赛博精神病(肉体过度机械化后产生的一种精神疾病)的治疗之上。感受这种血液流过真实肉体的安定感,是让患者找回自身人性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手段。

为了治疗药物成瘾症状,并出于教育目的向小孩子们展示毒品的危害性,各种违法药物的使用体验也都被做成了超梦保存起来。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不完全按照安全且恰当的步骤进行体验的话,将可能会诞生新的赛博毒品。

而正如前文中所提到的那样,超梦的开发与军工企业军用科技公司也脱不开干系。他们第一时间就将超梦运用在了对于新兵的教育中(在 2020 年超梦普及之后,其他军事企业和警察也纷纷效仿)。虽然 VR 可能更加适合作为模拟训练设备,但在超梦中反复体验战场的氛围、老兵们的思考方式和视线关注点,以及负伤时的痛苦和战死的瞬间,也同样对于军用科技公司下属士兵的培养做出了重大贡献。

 
《Rockerboy》

超梦的危险性

虽然超梦已经广泛普及到了一般家庭之中,也成为了这个黑暗未来里不可或缺的一种娱乐方式,但其本身绝对称不上是无害的。根据使用方式的不同,它甚至可能会成为比毒品更危险的存在。

其中最被大众所广泛认知的,便是其成瘾性。如果长期频繁地进行刺激感极强的超梦体验,使用者将会渐渐对现实生活产生乏味、无聊的情绪。因此每天从早工作到晚,吃着名为「Kibble」(指猫狗用的饲料)的廉价但味同嚼蜡的合成食物的低收入人群将很容易陷入这种超梦成瘾症中。另一方面,如果太过沉浸在超梦的体验之中,将有可能会诱发无法区分现实与超梦,将自己认定为体验记录的所有者这样的人格障碍。

但最大的危险,其实是流通在地下市场中的各种非法超梦芯片的诱惑。这种被称为黑超梦的芯片中,大部分都记载的是无法摆到台面上的过激内容。之所以非法,是因为大部分这种黑超梦的制作过程都伴随着杀人或抢劫等犯罪行为,或者记载着黑客程序、爆炸物等危险物品的制作方法,而这其实都不算是太大的危害。个别危险的黑超梦可以让使用者陷入疯狂或者产生极强的破坏欲,甚至还出现过使用者体验了人类以外生物录制的超梦后,做出种种奇怪举动的案例。由于体验了记录已完全丧失人性的赛博精神病患者录制的超梦,导致一个个使用者陆续陷入疯狂的事件也同样不在少数。

下面我所举的几个例子,全都来自于设定资料集《Live&Direct》中介绍的有名案件。《2077》中的部分内容也许会提及这些事件,甚至可能会出现以这些事件为原型的故事。

 
《Live&Direct》

肉食者杀手芯片(Meat·Eater·Killer·Chip:针对州政府进行的食用肉类减产呼吁遭到无视之后,动物保护组织为了报复将新上市的人气超梦作品《杀戮机器·第二部(Killing machine·Part 2)》的内容替换为被残忍手段肢解的牛的体验记录,并在市面上进行流通的事件。在该超梦发售后的 2 小时内,就有 25 人因休克而死。

魔镜魔镜(Mirror Mirror):一位坐在椅子上的女性自始至终都盯着镜子中所倒映的自身姿态的超梦。在体验该超梦时,除非受到来自外部的强制干预,否则超梦将永远不会中断。使用者会从头到尾完整地体验一具女性肉体渐渐死亡,并最终腐烂的过程。数位体验者都曾因该超梦而陷入疯狂。

新无政府主义芯片手册(New·Anarchism·Chip book:在故事中多次出现的用来培育犯罪者和恐怖分子的教育用超梦。但也有传言称,该超梦会给使用者灌输错误的知识,实际上是荒坂公司为了消灭反抗者而特意放出的巧妙陷阱。

《2077》中的超梦将何去何从?

*注:下文内容写于《赛博朋克 2077》发售之前,部分猜想可能与实际游戏内容不符。

正如官方活动《火线夜之城》中介绍的那样,因为超梦会完整且正确地记录体验提供者的信息,所以它会是游戏中事件调查时的重要线索之一。哪怕超梦演员本人在录制时都没有察觉到,也可以通过解析记录,找到隐藏在其中的视觉或听觉情报。

TRPG《赛博朋克 红》中提到,夜之城曾因为第四次企业战争而遭到毁灭,参与了当时救助行动的人的超梦记录,也被作为珍贵的历史资料和教育素材保存了起来。因此在游戏中,我们说不定也可以通过获取各种各样的超梦芯片来再度体验赛博朋克世界中的著名历史事件。甚至除了历史事件之外,还存在着以观众的视角来欣赏强尼·银手演唱会的超梦也说不定哦。

除此之外,V 被雇佣作为超梦演员的事件也不是不可能发生。毕竟在夜之城里与各个帮派展开激情战斗,并将其作为超梦内容记录下来的委托,确实是 TRPG 中可能会出现的新鲜点子,所以在《2077》中加入相同的事件应该也不奇怪吧?不知道会不会有和女主角之一的朱迪·阿尔瓦雷兹一起制作超梦的事件呢?

在游戏中超梦究竟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就请各位亲自到《赛博朋克 2077》中去实际体验吧!

文章提及

赛博朋克2077

开发者: CD Projekt
发布者: CD Projekt
发售日期: 2020年12月10日
平台/主題: PC, Xbox One, PlayStation 4, Stadia